• <dd id="ahi8p"></dd>

    <em id="ahi8p"></em>

    <dd id="ahi8p"></dd>

    <em id="ahi8p"><tr id="ahi8p"></tr></em><dd id="ahi8p"><legend id="ahi8p"><kbd id="ahi8p"></kbd></legend></dd>

    <div id="ahi8p"><tr id="ahi8p"><object id="ahi8p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<div id="ahi8p"><tr id="ahi8p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ahi8p"></div><div id="ahi8p"><tr id="ahi8p"><object id="ahi8p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紅木家具為何跌落凡間?

                 日期:2018-09-10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  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原材料價格居高不下的大背景下,此前涌入的資金急于抽身,加工廠面臨新環境下用工的難處……為了生存的紅木行業,不得不選擇“大眾化”,放寬精密度要求,以盡快達成交易。
               在幾乎每個紅木家具店里,“鎮店之寶”級別家具動輒百萬元上下,不遠處卻往往存放著萬元左右的親民價家具。紅木家具本是富貴的象征,如今為何變成一副跌落凡間的落魄模樣? 

    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180905101658.jpg

              銷售額雖高,但不夠交房租

              做了近20年紅木生意,陳艷春也對眼前的紅木家具市場感到意外,近期他店里就來了不少“特殊”的顧客。

              一位女士到陳艷春的店里購物,自稱一個月工資3000元,但打小喜歡紅木家具。“她一進門就找9000多元的沙發5件套,說要享受下好家具的日子。”陳艷春說,近期像這位女士一樣沖著不足萬元的沙發五件套而來的顧客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隨后在走訪華陽路多家紅木家具商鋪了解到,在各種促銷信息的傳播下,吸引了市民前來選購。

              “現在的一些紅木家具價格挺低的了,跟一些板材家具、其他實木家具相比,幾乎都有同一價位的商品,使得平民價紅木家具有了較強的競爭力。”一名銷售人員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在熱鬧的場景下,紅木家具經營者內心卻不甚平靜。“那種不到1萬元可以買到沙發5件套,根本不能帶來多少利潤。”陳艷春在近期一個周末賣出10萬多元的貨,結果算下來利潤都不夠交房租。

              根在原材進口依存度高

              原材料“趨緊”改變了行業。據悉,國內紅木資源少,紅木原材的進口依存度超高,存在著產業發展與資源緊缺的矛盾。

              2016年多國頒布木材出口禁令或收緊木材業務,以及《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》第17屆締約國大會宣布實施覆蓋全部的黃檀屬等。

              很快,國內紅木原材價格普漲。持續下來的高昂的紅木原材料,使得市場不得不慘淡經營。中國木材價格指數網發布今年7月月評時,描述紅木市場“嚴重缺乏利好”。

              為了削減成本,也為了拿到好木材,與島城一名紅木家具商人相熟的廣東木材商人王先生,近兩年頻繁往國外跑。“3年前他到緬甸包下了一片山頭,根據當地的法規,對木材進行初步加工后,一點點兒地往國內運木材。”王先生的朋友告訴記者,受當地政策影響、碰上紅木原材料漲價、國內紅木市場行情慘淡等影響,王先生一年之內就虧本1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成本壓力逼迫全力生產

              今年46歲的何志榮,1991年進入紅木行業。他告訴記者,從根據款式選擇原材料、下料,再加上烘干、雕花、打磨等步驟,會用到一些機械,不過人工的作用始終無法替代,“總費用可以說‘一半工一半料’,也就是用工方面的費用和木料費用差不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為何人工費用如此之高?以何志榮為例,像他差不多年齡、水平的工匠還留在一線的人少之又少。據他回憶,早些年工匠會蜂擁到家具廠找活干,廠家可以在其中選擇水平高的人;后來家具廠找不到合適的工匠,出的價錢越來越高,對手藝的要求則越來越低;此外,年輕人入這一行的也越來越少。

              何志榮說,如今家具廠為了留住有經驗的木匠工人,為了保住市場占有率,都開足馬力去生產:“壓力還來自前些年蜂擁而至的資本,儲存了大量的原材料,急于讓資金周轉起來,只能盡快生產銷售。”

              為了銷售“難用”好手藝

              陳艷春說,他銷售的不足萬元的沙發五件套,賣一套廠家要搭進去1000元,“有些資本急于周轉之下被迫促銷。”也有從業者指出,紅木家具行業這些年里存在著一些亂象,比如濫竽充數,消費者對紅木家具的不信任,也是家具不得已不降價攬客的原因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在何志榮看來,目前紅木家具的售價偏低,還有工藝層面的原因。“現在的情況是,好手藝沒有市場。”何志榮說,自己有一套售價4萬元的大紅酸枝宮帽椅,“這套椅子全靠榫卯組裝,一般水平的工匠做不出來。”不過,有顧客曾對何志榮說,這套宮帽椅不夠精致,何志榮回答:的確如此,您要是愿意多出一倍的價錢,我就可以對它進行精加工,達到藝術品級別。

              原材料價格居高不下的大背景下,此前涌入的資金急于抽身,加工廠面臨新環境下用工的難處……何志榮感嘆,為了生存的紅木行業,不得不選擇“大眾化”,放寬精密度要求,以盡快達成交易。

              新國標紅木范圍“縮水”

              紅木是什么木頭?一般來說,業內人士會使用國家標準《紅木》來判定某個樹種是否屬于紅木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調查獲悉,今年7月1日修訂后的標準GB/T18107-2017《紅木》代替原標準《紅木》(標準號為GB/T18107-2000)。新國標中,原來屬于紅木的“五屬八類三十三種”樹種變更成29種。

              原標準中的紫檀屬花梨木類中的鳥足紫檀、越柬紫檀被認定為大果紫檀的異名,未被列入紅木樹種;黃檀屬黑酸枝類中的黑黃檀被認定是刀狀黑黃檀的異名,未被列入紅木樹種;柿樹屬烏木類中的蓬塞烏木被取消。此外,原屬于柿樹屬烏木類的毛藥烏木被歸為條紋烏木類;將原雞翅木類中的鐵刀木屬改為決明屬。

              同樣在今年7月1日實施的GB/T35475-2017《紅木制品用材規范》,明確規定紅木制品用材的術語和定義、分類、通用要求、檢驗方法與判定、標志、運輸和儲藏。其中,“樹種要求”應符合標準《紅木》的規定。

              非工藝品類的紅木制品用材,在外觀質量要求上,要求正視面(即產品正常擺放狀態下,可目測的外表面)部件用材不允許使用邊材;除了正視面之外的其他部件用材中,不含邊材類的非工藝品類紅木制品,不允許含有邊材;含邊材類的非工藝品類紅木制品,其邊材面積應不超過該部件表面積的10%。
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標簽: 紅木家具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更多>同類資訊
              0相關評論

              推薦圖文
              推薦資訊
              點擊排行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投注